手机版 | QQ登录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神 学 园 地 > 婚恋家庭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婚恋家庭 > 文章

中国男人为何不够“暖”

时间:2014-08-04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摘自腾讯《大家》    作者:闫红 - 小 + 大

 

写在前面的几句话

 

各位主内同道和各界朋友,看到闫红的这篇文章深有同感,甚至觉得很有必要介绍给基督教界的同道们一读,曾经我也是一个中此毒很深的基督男,以为更多时间花在教会,冷落妻子就是爱神,甚至周围的一些前辈也是这样鼓励,曾一度让媳妇常常独守空房,及至读了保罗的《以弗所书》的“......你们作丈夫的,要爱你们的妻子,正如基督爱教会,为教会舍己......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,如同爱自己的身子。爱妻子,便是爱自己了。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,总是保养顾惜,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。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......”(参弗5:22-33),后来又听到这位据说没有妻子之累的大使徒保罗居然说“人若不看顾亲属,就是背了真道,比不信的人还不好。不看顾自己家里的人,更是如此。”(提前5:8)掩卷细思之下,才发现自己已经跑偏十万八千里了,今读到闫红的《政治不正确的暖男》,身同感受,甚愿各位基督教会内的基督男乃至各界的男同袍都来做个“暖男”。呵呵

 

 

政治不正确的暖男

 

最近有一条名为《暖男》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上非常红,阅读量以数百万计。当然,也立即有很多文章出来,指出这文章的各种不客观不全面。我觉得纠缠于文章本身是没有意义的,此文被广泛转发的原因,不是因为它写得多好,而是“暖男”一词击中了无数女人的心,争相转发的行为背后,传达的,无数寂寞芳心,对于“暖男”的热切呼唤。


没办法,谁让在当今社会,“暖男”是个太过匮乏的种类呢。

我有一个朋友,是个外科大夫,长期以来,他都苦恼于动辄被女患者爱上了。起初我还笑话他这是“优越的无奈”,某次惊闻一女患者居然一厢情愿地为他离了婚,确实也觉得,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那种“男神”的感觉。
我的这位朋友,形象中等,医术虽然不错,但在他们医院最不缺各方面的领军人物,他自己都诧异,自己何德何能,会成为这所谓的男神?他自认为唯一的优点,不过是性格比较温和,耐心回答病人的问题,安慰病人低落的情绪,都是小细节,但相对于病人的老公,却显出了十足的暖意。


当医生许多年,他见识过太多的极品男人。有的女患者生病后,老公几乎不露面,请了家里亲戚来陪房;有的女患者原本和老公AA制,手术后,在病床前,老公迫不及待地跟她谈这医药费怎么算;更多的表现没有这么恶劣,也愿意出钱也偶尔陪护,就是懒得搭理病人那些恐惧忧伤,听烦了,便冲上一句:“说这些有什么用,这不是正在治着吗?”在这种情况下,一个耐心倾听开解的医生,成为她们想要伸手抱住的那一束温暖,便不足为奇了。


在某次被女患者的老公严重警告之后,自认为清白无辜的医生朋友,发出他的疑问:那些男人,也不是不重视他们的妻子啊,为什么,平时,他们就不能对自己的老婆好一点呢?


我倒是对这位医生朋友的奇怪感到奇怪,明明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,真的不知道,在咱们这块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土地上,对老婆好会显得很无聊哎。


那个给老婆画眉的张敞,算是史上最疼爱老婆的一位了,其实他不但疼老婆,也相当能干。《汉书》里说,京兆尹这个官,很不好当,因为京城里高官太多,谁也得罪不起。这个职位,一般人只能做上两三年,有人甚至只能当几个月,但张敞就在这个职位上干得非常久。他赏罚分明,处理得当,非常得皇帝欣赏,但是很不幸,他给妻子画眉这件事,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。


皇帝把他叫去问,张敞很坦然,说,我听说闺房之内,夫妇亲昵的事儿,有的比画眉更过分呢。史书里说,皇帝爱惜他的才能,没有责罚他,但最后也没有再重用他。


这位皇帝很奇怪啊,朝廷官员,大老婆小老婆娶上一大堆的多的是,骄奢淫逸的也多的是,人家给老婆画个眉毛,有什么好责罚的呢?要是这样问,也就太不了解中国特色了,中国的规矩是,男人好点色不算什么,太有爱就不行。


因为色欲是肤浅的,随时可以终止,你看古代守城的将领,危难关头,为了鼓舞士气,常常杀掉“爱妾”给士兵分而食之,仿佛他养那个“爱妾”就是为了作为粮食储备似的,色欲因了这种肤浅,变得好意思了;爱则太深沉,太重大,一个胸有大志的男人,只被允许有一种爱,就是对国家对人民的爱,像张敞这样,爱老婆,还让别人知道自己爱老婆,当然不能成为国民榜样。


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,有些男人,即便没那么爱国家社会,起码要把不爱女人的姿态做足,对女人越是冷淡,就显得他们越是道德,好像别人就看不出来他们多出来的那份爱也是给了自己,跟这个国家社会没有一毛钱关系似的。
在《影梅庵忆语》里,冒辟疆详细叙述了他对董小宛的各种恶声恶气、打骂与抛弃,越是这样,董小宛越是感动,跪在那里赞扬他的高风亮节,说“我敬君之心,实逾于爱君之身,您真是鬼神赞叹畏避之身也”。他的朋友则说:“辟疆平生无第三件事,头上顶戴父母,眼中只见朋友,疾病妻子无所恤也。”将妻子不放在心上居然是一种美德。


社会太喜欢表彰那些对老婆不太好的男人。就是到了现在,不还有新闻表扬某个科学家,或者某位军人,丢下妻子,一心扑在工作岗位上若干年,这明明是个悲伤的故事,新闻里却歌颂他们的伟大爱情。伟大?能不能先把那王宝钏守寒窑似的日子详细说说?


对了,还有王宝钏,张爱玲说薛平贵将她丢在寒窑里,像一尾放在冰箱里的鱼那样放了十八年,人们还是都说他是个好人,王宝钏还会跟他走。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一个男人,为了事业对老婆冷一点没关系,只要你功成名就,最后不但女人爱你,全社会也都会来爱你。


虽然时代已经改变,那种基因似的东西不会变。现在的男人也许不会随便谈国家社会什么的了,但他们还是更愿意把心思放在工作、牌局和朋友身上,而将老婆往后排,一句经典的台词是:我不也是为了这个家?对,到最后王宝钏也夫贵妻荣了呢。但是,且不说是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功成名就,只说,像王宝钏那样,是否就是幸福?


那也许是某些男人心中的幸福,荣华富贵,为人称羡,他们心中的幸福,往往是二手的,要通过他人目光的折射才能形成。他们不能懂得寻常时日的甜美惬意,不懂得一个小细节带来的大温暖,他们摸不到自己的心,如果没有旁观者的目光,和世俗标准的衡量,他们往往就不知道幸福是什么。


这是他们疏于经营婚姻关系的原因,他们不觉得一段充满甜蜜细节的婚姻,与枯燥无趣的婚姻,有什么差别。逼急了,他们会辩解说,我们就是这样的嘛,不是说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水星吗?


真的如此吗?我的偶像王蒙先生说,他最喜欢给别人的祝福,就是“家庭幸福身体健康”,他说这两者中家庭幸福比身体健康更重要,家庭要是不幸福,身体也不会太健康。


这位老作家倒是个老暖男,他曾写过,极为困窘的日子里,他也会带着老婆孩子时常去公园坐坐,准备一盘瓜子,一家人有说有笑,各种困顿便如浮云。他对老妻的感情更是令人动容,许多年前他下放劳动不能和妻子相聚,直到暮年,哪怕和妻子睡在一张床上,他还一次次梦见,他和妻子在两辆相对开出的公交车上擦肩而过,他有一本书名为《我又梦见了你》,表达出那一再经历的惆怅。


原配夫人去世后,王蒙先生很快再婚,我倒不觉得是寡情,甚至理解为是对上一场婚姻的充分肯定。若不是在那场婚姻里得到诸多美好体验,他怎么会在复得自由后,迅速再次一头扎进婚姻之中,他固然用他的暖丰富了婚姻,他自己也因此有更多的收获。所以,你看,若能甩开陈腐观念,放弃那么一点自私懒惰,即便是做理性取舍,做个暖男,也很合算。

 

作者简介:闫红,著名作家,曾用ID忽如远行客,尔林兔等。《误读红楼》、《他们谋生亦谋爱》等畅销书作者。


 

上一篇:谈诗班指挥所应有的素质

下一篇:没有了

联系电话:13066079419 手机:13066079419(古长老) QQ:710052249(基督的渔夫) 网站维护 QQ:329712046(沙滩海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