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QQ登录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奇 妙 见 证 > 名人见证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名人见证 > 文章

《八千里路云和月》拍摄者凌峰的信主见证

时间:2014-05-24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摘自QQ博文    作者:邵正宏执笔 - 小 + 大

 

 

 [凌峰一家]


 

迈入知天命的年纪,才进入上帝的世界,这是智慧太低、启蒙太晚。」凌峰诚恳且谦虚地笑笑说。

秋天的午后,阳光出奇的好,才淹过大水的台北街道迳自一片泥泞,然而在名主持人凌峰的住处,听他细细道来认识基督信仰的经过,却像是重新走了一段「八千里路」,他说:「我在信仰上的认识,是经过长期的挣扎,天人交战的过程。」

 

火爆浪子信耶稣?

 

正如凌峰的妻子贺顺顺所言:「许多人都不相信,这么一个出了名的火爆浪子,会去信耶稣?」这样的疑问,在许多人心中出现过,但对于凌峰而言,却有着「太晚了」的叹息! 他说:「一个人到了四十岁之后,应该进入理性的阶段,但我比较晚,这大概与家教、封闭的社区有关。」 从小到大,凌峰都住在眷村中,而眷村子弟每天生活的范围就是这几条街,与外界没有太多接触,更不曾想过何为「社会关怀」。 「直到走这一趟八千里路,我的视野被打开,才真正知道什么叫中国,对我而言,算是开眼了!」 也正因为如此,凌峰表示,对过去在物质上的需求,开始有所检讨,而且在心灵上、价值观上有更深一层的思考,所以开始进入信仰的层面。「在我们的生活中,因为都和佛道教比较近,像我和星云法师很熟、也走得很近,但是我真得认真思考关于基督教这个信仰。」

 

重新认识基督教

 

凌峰十分谨慎地处理心中的思虑,对于基督教的认识,他从「平等」二字开始。「我谨慎地研究基督教,甚至对于教会礼拜的整个结构都深入研究,譬如为什么唱诗歌就要站起来,我真的去了解,发现这个礼拜太好、整个结构太好!」凌峰强劲有力的声音、肯定地强调着:「我开始重新认识宗教,以前我也会把基督教看作是西方的意识型态。但看多了历史上基督教的影响力之后,我体会到,基督教信仰因为心胸宽大,所以接受度高、包容力大,强调的是民主,却不是威权;在其他的宗教中,让我感到奇怪的是,为什么看到大师要跪下来,但是教会的牧师却是在教堂门口等着和人握手,甚至与你拥抱一下。」凌峰也正经地说:「我去寺里听经会想打瞌睡,可是在教会里唱诗歌,很愉快。尤其我们这种爱唱歌的人,一唱我就喜乐起来。」 他希望自己的生活过得脱俗一些,但现实生活却不允许,每天仍必须面对自己的公司、员工,生活不得不世俗化。「但是我们这种搞艺术的人,又不愿意自己变得世俗化,不甘于庸庸碌碌。」也正因此,每个星期日走进教会,成了凌峰最珍惜的时间!「我觉得最明显的是,生命中有了基督信仰,自己的内省机制变强了,价值观也改变。」 其实凌峰在进入教会前,曾有许多好奇与疑惑,「为什么基督教的国家都充满活力?像中世纪荷兰这样一个小国,为什么敢于向西班牙、瑞典这样的大国挑战?为什么马丁路德在面对宗教的不平等时,敢于挺身向教皇挑战?甚至于五月花号轮船的大航海计划,航行万里到新大陆,那些人敢于面对一个不可知的未来,而终于建立了世界最强的国家。」 这些疑问让凌峰对基督信仰的力量有许多好奇,但是直到远 牧师 来台的那一夜,他终于解惑了。 「上帝给我一个很特别的方式切入。我早期在做『八千里路云和月』时,就认识了苏 弟兄 和远 牧师 等人。所以听说远 牧师 要来台北怀恩堂,我很兴奋,立刻就拨了电话给孙越,找他带我一块儿去。」 提到孙越,凌峰话题一转,强调自己在演艺圈是个独行侠,就算以前主持节目时,应酬多,他也只是和大家吃个晚饭就离开了,年轻时还会有续摊,后来就没了,所以朋友并不多,但只有孙越一直关心着他。「孙大哥一直是我的榜样,他算是演艺圈的模范。」正因着与孙越的这层关系,凌峰踏进了教堂,听着台上远 牧师 的流亡故事。 「我看着台上播放他的故事影片,边看就边落泪,心里非常感动!原来上帝的力量这样大,让远 牧师 能有这样的信心熬过艰难。那一夜,我举起手决定心志认识上帝这位神。」

 

凌峰变了

 

开始了教会生活之后的凌峰,现在只要人在台湾,星期日就一定会去教会。「如果没去,心里就会犯嘀咕,我发现每次去教会回来都有启迪,性情明显地改变。」凌峰笑笑说。 「这一点我可以证明!」在一旁的贺顺顺肯定地说:「自从凌峰信了基督教之后,我们家的圣经就像我的护身符,如同我小时候拿起毛语录一样,往他眼前一晃,提醒他别忘了自己是基督徒。」贺顺顺笑笑说:「凌峰比我大十七岁,有时候拌嘴,我心里就想,你比我大,少讲一句不行吗?例如找我主持节目,他就觉得我还准备不够,不让我去;他就是那种完美主义者,而且有那种侠义的精神,所以看到不合理的事,就一定要讲,连那天台风天买蛋,都会为了争个理字和人吵得打起架来!」 贺顺顺看看凌峰又笑笑说:「凌峰那个长相,不笑时,就像五千年的沧桑都写在脸上,以前连睡觉作梦都还会说:『中国人啊!』」凌峰插了一句:「那是忧患。」 不过自从他进入教会之后,周围的朋友亲戚都说他变了。」贺顺顺强调地说:「连孩子都对我说,爸爸好慈祥哦!真的,那种慈祥的面容是以前没有的!现在他比较懂得原谅别人,也知道包容,有些东西放下来了!」

 

买蛋打架事件

 

「不过,我毕竟是个信仰生命很浅的人,那个买蛋打架的事,就是我个性上的冲动。」凌峰缓缓说到这个闹进派出所的事。「台风来了,家里没什么粮食,我去买蛋,跑了几家都没买到。终于在那家杂货店看到有蛋,但是那老板却说不卖,而且要买还要涨价。这一讲,我立刻就说:『老板,这是天灾来的时候,你随便涨价是趁人之危,而且你也没有权利不卖!』我跟他说理,他一直说:『我高兴怎么就怎么卖!』这一说让我火气来了,就踢了一下他店里的篮子,结果他拿起扫把就打我,那我也就不客气地给了他一拳,结果好几个人还围上来助阵,这一闹就闹到派出所。」 这起打架事件虽然闹进了警局,但警察却始终帮凌峰说话,最后杂货店老板自认理亏,还当着 凌峰 太太的面道歉。 「他说有赔我五斤鸡蛋道歉,我说,我不要你的蛋,可是我还要向你说道理,你开店,理应服务顾客,尤其民生用品,更不能在天灾来时随便涨价,这是趁人之危啊!」 这就是人眼中的火爆浪子凌峰。「如果出差去大陆,一阵子没去教会,我的本性就会还原,这大概也是我属灵生命还很浅的关系。不过现在自省能力很快也很强,这种事发生之后,心里马上会有反省的声音。」 凌峰实地叙述自己的心理过程,可以发现,基督信仰已在他生命中不断地陶冶他、改变他。

 

遗憾信得太迟

 

「其实每个人认识上帝时的心理准备都不一样,我个人认为我是稀有品种 ;我对孩子说:『如果你在小时候就能认识主,那是福气。』我一直试着去影响家人。」凌峰直言自己对信仰认识得太迟,因此总迫不及待地希望家人也能走进教会。 「我看过我外祖母谈到生死时的那种态度,不像我父亲那般愁眉苦脸。她用浓浓的山东腔说:『我就快走了,耶稣来接我囉!』是一种超越生死的态度。我母亲虽然没有教会生活,但是也会说:『信主好!是主带给我快乐。』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中,也希望能影响我的孩子。」 对于孩子,凌峰坦诚自己和孩子间有距离,孩子觉得他是严父。「我和顺顺讨论过,从现在开始,要建立一个有基督信仰的家庭,因为这对女儿柔柔来说,是幸福的保障。」 在凌峰深入接触基督信仰之后,贺顺顺也愈来愈感受到信基督不凡的力量 ,她说:「在我小时候,基督教教堂就在我家旁边,从小就听到教堂里的琴声很美,可是不敢进去,那给我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,这是我自小对基督教的认识。但也仅止于此,直到我婆婆生病时,那天牧师到家里来为她祷告,婆婆倒在我怀里,牧师带着大家唱诗歌『除 之外』,我突然感动得落下泪来,当时心想:这歌声怎么那么美!后来我就决定,不如去教会听听看,看看是否还是那样感动?我猜想那天在家里的感动可能是当时气氛使然,到教堂之后大概就不会了!没想到当我置身在教堂里时,每首诗歌还是同样地感动我,那时我终于知道,这是人生找到了归属感!」

 

婚姻得帮助

 

贺顺顺认为,基督信仰进入她的家庭,使她和凌峰之间的婚姻生活有极大的帮助。「以前我常想,像我们这样常常拌嘴地吵,婚姻能走多远?但现在和凌峰吵完架,他去教会回来,会主动跟我道歉,还会说今天牧师讲的信息好像是对他说的,他的态度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。」 凌峰也补充说:「我并不是个称职的基督徒,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在哪里,所以需要时间去慢慢改进。」凌峰不讳言自小生长在暴力的环境里,「老师打,因为考不好,回到家,父亲又因为功课不好而责打,所以书读不好就成了边缘少年,而最受不了的就是人家用那种奇怪的眼光看你,就是用瞄的,那种眼光会让我想跟他们玩命!」就是在这样的暴力环境中,凌峰也因此有些暴力倾向。 凌峰感慨地说:边缘少年很容易就拉帮结派,最后成了黑社会的种子部队。而社会大众及政府又不太敢碰这样的问题,所以边缘少年始终是社会的隐忧。」 凌峰坦言自己的缺点,但在接触到基督信仰之后,再坏的脾气竟也开始扭转过来。

 

一次奇妙的经历

 

对于凌峰而言,最特别的是,在信仰的过程中他开始有奇妙的经历。「有一年大陆的春节晚会节目邀请我,这是大陆一年中最重要的节目,而对于中央电视台来说,也只有最 TOP的演艺人员才会受邀,所以那年有张惠妹、小燕子赵薇、香港的黎明等明星。可是彩排那天,广电部长要来看,而我在前一天则要去都安参加一个教会的义演活动,所以我说,如果我赶不回来彩排,他们要有心理准备。大家都觉得我太奇怪,中央电视台的节目那么重要,犯得着为了一个穷乡僻壤的义演而搞砸吗?可是对我来说那很重要,而且我又和教会牧师约好要去,所以坚持要走。」 凌峰停了一会儿又说:「可是从北京飞南宁差不多三个多小时,下了机再从南宁搭车,还要坐四、五个小时才能到都安。这一算时间,我第二天很可能赶不回来,而且一天就这一班飞机,如果再误点,那就不可能赶上彩排了。」凌峰笑笑 说:「但是我在去搭机时,突然上帝就给了我一个灵感,为什么一定要在南宁直飞北京呢?可以从南宁绕到广州转机呀!这样的就可以提早一点在南宁搭机呀!果然,义演完毕第二天,我请牧师及弟兄姊妹为我祷告,让我能顺利搭机,嘿!奇妙的是,我就一路从都安到南宁,再到广州飞北京。没想到每一班都准时,大陆的飞机能这样准时是不太可能的,但那一天一路都顺得很,当我赶到北京时才五点半,刚好准时彩排。他们说:『好在你赶回来了,但也真佩服你,不惜为一个小小的宗教活动冒这个险。』但我知道,这是上帝奇妙的作为!」

 

只要开始永不嫌晚

 

凌峰接受基督信仰之后,愈发体会到信仰的力量,他说:「感恩是基督徒必然的思想。因为感恩,所以会反省,重视人的本质,且勇于帮助人。所以基督徒很团结,也敢于挑战恶势力,像传教士在面对古罗马帝国那种火刑、兽咬时,他们只是祷告、勇敢面对。这种精神、这种信仰的力量,是伟大的、是了不起的!」凌峰义正辞严地说,但语气中充满了佩服与赞叹。 走过了中国大陆的八千里路,但在基督信仰上,凌峰却才开始走这段八千里路,虽然他自忖「有些晚了」,但是听他细述这一段信仰的历程,倒不如说: 「只要开始就永不嫌晚!」 「自从创造世界以来,神那看不见永远的大能,和神性的特征,是人所洞见的,乃是藉着受造之物,给人晓得的,叫人无法推诿.....。」

 

——稍作编辑

上一篇:95岁著名慈善家田家炳受洗归主 见证“好人也是罪人”

下一篇:没有了

联系电话:13066079419 手机:13066079419(古长老) QQ:710052249(基督的渔夫) 网站维护 QQ:329712046(沙滩海苔)